香书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香书小说 > 乱世书 > 第二十八章 吻别

第二十八章 吻别

这是一句赵长河常说的调戏之言,洛七都听习惯了,往日里也不知道几分玩笑几分真,几分是恶趣味想看这个强装男人的大师兄被吃了豆腐又无可奈何的小模样。

但今天这一刻,洛七知道那完全是真意。

他的目光侵略如火,雄健有力的身躯挡在面前,就像面对泰山压顶般的气弱,洛七一身武学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傻愣愣地捧着青龙印,手足无措。

她知道赵长河为什么这样。

说了那么多,大家一直没有去提一个近在眼前的事情:她洛七得到青龙传承,是为了入四象教的。

而赵长河未必能跟去——尤其在接受了玉佩之后,还不合适一起去了。

眼见要到来的,就是别离。

什么同床共枕,什么留饭沽酒,什么小夫妻吵架,都再也不会有了。

洛七也忽然有点恐慌起来,手中的青龙印都不捧了,直接丢到了一边,反倒更大力地反搂着赵长河的腰,仿佛再次松开就会失去。

“好……”她喃喃说着:“你等一下,我卸下易容,用女人的样子,给你玩……”

赵长河都不知道听见这话没有,已经俯下脑袋,用力地吻住了她的唇。

洛七没来得及卸易容,慢慢闭上了眼睛,微微分开贝齿,顺从地迎合着他的入侵。

感受得出他的手正在喉头抹过,又在脸部到处乱抹,不到片刻,她的易容已经被抹了个干干净净。

原来他一直知道自己易容的位置在哪里。

他才不是男酮……到了这种时候,只想看见自己完全女性的模样,哪怕激吻之中根本看不见。

他这个人……其实挺霸道的,如同这个吻一样,很用力,很疯,把洛七啃得有些疼,就像要把他这些时日对世界对江湖对周遭一切的不顺不满尽数倾泻在这一吻里似的。

压了这一个月的欲望,终于不再压抑。

其实他从来就想的吧,只是想做的事太多,才把欲望藏在了心里。

瀑布哗哗,遮掩着洞中男女激烈的喘息。

只可惜刚才对话属实有点太久了,洞外终于隐隐传来了人声。

赵长河仿佛惊醒过来一样,慢慢离开洛七的唇。

她的唇都被自己啃肿了,还有些微破的血痕,自己的唇也有点疼,咸咸的。

两人轻喘着互相对视,直到外面的人声越来越近。洛七终于低头整理被他揉得乱七八糟的衣裳,遮住了被扯开的白皙。

“长河……”

“嗯?”

“有没有一点后悔,刚才浪费太多时间?不然我……可能真的会给你。”

赵长河抿了抿嘴,也不知道后不后悔。

相对男女事而言,可能还是刚才了解的东西更重要一点?

但傻子才会这么说呢。

洛七又道:“啃了女人,是不是从此会长大一点,不那么傻了?”

赵长河同样不知道怎么回这话,但他确实觉得自己长大了一些。

第一次亲吻女人,然后马上就面对离别。

小处男甚至开始懂了点爱情。

曾经以为和洛七很像夫妻,是不是爱情?

其实不是的,那是身在异乡魔窟,相依为命的友情,只是因为洛七是女的,于是掺杂了说不清的暧昧。

但离爱还是有距离的,两人之间互相帮扶,却没有真正的火花擦起。

所以才能默契装男人,默契不揭穿,当个兄弟好办事。

反倒是今天,她把匕首掷地的那一刻,才有了爱情的引信。

她让出了从小追寻的东西。

他让出了自己逃离功法限制的希望。

如果是两个男人,或许依然是友情,但男女之间,这就是爱情。

只可惜刚刚开始,就戛然而止。

男孩和男人之间,是不是就差了这些体验而已?

洛七轻捋着散乱的头发,任由它流云披散,那副样子已经是一个倾城美人。她有些懒懒地轻笑着:“其实啃我的时候,才是你应有的模样……强势,霸道,女人本该是予取予携之物。感觉那副直男模样,可能以后也找不见了。”

赵长河反问:“予取予携之物,落在你自己头上呢?”

洛七想了想,失笑道:“你说得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我不是个好女人,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